当前位置:主页 > 走马灯株式会社 > 专访丸红株式会社执行董事、中国总代表平泽顺:日本综合商社丸红

专访丸红株式会社执行董事、中国总代表平泽顺:日本综合商社丸红

  原标题:专访丸红株式会社执行董事、中国总代表平泽顺:日本综合商社丸红的中国经营术

  对线年,日本综合商社丸红在中国拿下了多个“第一”。比如,第一个中外合资面向外国人的租赁住宅、第一个中外合资物流企业、第一个合资BOT项目、第一个中外合营的综合性批发公司……

  1858年创立的丸红株式会社(MARUBENI)至今已有160多年的历史,是日本五大综合商社之一。从麻布批发业务起步,丸红的业务范围不断扩大,现已覆盖粮油、生活产业、原材料、能源与金属、电力与成套设备、运输机等广泛领域。除从事国内外贸易,丸红还在全球范围开展投资。在2019年《财富》世界500强榜单中,丸红位列第147位。

  早在1979年,丸红就进入了中国市场。迄今为止,丸红已在中国15个城市开设了17个分支机构,拥有71家投资公司。

  “回顾这40年的历史,丸红可以说是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扩大而发展,不断调整着在中国市场的定位。现在,经济规模排名世界第2位的中国市场已成为丸红最重要的市场。”丸红株式会社执行董事、中国总代表平泽顺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用流利的中文说。2018年,丸红对华贸易额约为1.4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894亿元)。

  1980年代,通晓汉语的平泽顺被丸红总部派到中国工作,参与了由日本政府援助的长春中日友好净水厂项目,之后又在上海参与了丸红的

  业务。“与长春、上海的合作伙伴在事业中建立了珍贵的情谊,让人难以忘怀,这也让我深信,在中国干事业最重要的就是与良好的合作伙伴成为真心朋友……”如今,随着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在中国深耕多年的丸红也在积极寻找新的商机,其中,物流和医疗成为新的发力点。2019年,丸红与G7合资成立天津吉红融资租赁有限公司,致力于为冷链物流相关企业提供一站式的冷链挂车资产服务;与上海复星集团合资成立复红康合医药江苏有限公司,将共同在中国、日本以及第三国共建以药品、医疗为重心的健康医疗市场。

  粤港澳大湾区也是丸红重点关注的区域,丸红在该区域有重大项目在推进。平泽顺称,丸红正在同澳门、大陆的企业一起推进珠海直湾岛LNG接收站并再气化项目。该项目一期总投资额将达100亿元以上,远期有望达到2000万吨规模。

  地区首例获得“外国人永久居留权”的外国人。他在采访中爽快地晒出了他有效期长达十年的“中国绿卡”。他说,在中国境内坐飞机、住酒店时用这张卡非常方便,而且省去了每年续签工作签证的繁琐。“我刚拿到它时,在地方城市的机场,第一次见到永久居留证的机场窗口办事人员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还特意去跟上司确认。最近人们好像都已经知道它了。”

  《21世纪》:日本综合商社是一种非常特殊的企业模式,“从矿泉水到通信卫星”“从拉面到导弹”,其业务范围几乎无所不包。在您看来,综合商社在日本经济中占据怎样的分量?为日本企业“走出去”起到了什么作用?

  平泽顺:综合商社的业务范围非常广泛,并随着时代变化而发展。因此,商社对日本经济的影响力,也随着时代不断变化。丸红有160多年的历史,可以说是一直与日本经济共同成长。在明治时代,最初以日本的长项——纤维产业为代表,从轻工业制品出口(加工贸易),拓展到钢铁、机械出口、重化学工业,最终发展为横跨各行业的综合商社,我们正是沿着日本经济的发展轨迹而来的。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一段时间内,出行海外不易,所以,以丸红为代表的综合商社开始在海外大量建立办事处,派遣员工,通过贸易活动将许多日本企业的产品销往海外。

  日本是一个资源有限的国家,因此,商社肩负着一个重大的社会使命,就是将日本需要的石油、粮食等资源从海外进口到国内。我认为,丸红作为在全球开展业务的综合商社,重要性在不断提高,也必须得提高。对丸红来说,将日本企业带出海,也是一个重大的使命。现在,已经深入海外市场并取得成功的日系厂商中(如日产、

  等),有许多在当年出海时得到了丸红的协助。哪怕现在很多日企已能够独立拓展海外市场,丸红的这一使命依旧没有变过——在海外协助日企销售,为他们第一次进入新的市场提供合作和支持。比如,日本许多中小企业拥有世界一流高科技,但他们有的可能还没进入海外市场,我们今后也将继续协助这些企业走出去。也就是说,过去商社的工作是将A地区没有的商品从B地区进口,填补地域差。现在,商社的工作是将A地区成功的商业模式在B地区推行,填补时间差。丸红中国不仅限于在日本和中国国内开展业务,我们还致力于协助中国企业开拓第三方市场。我相信,为中国企业提供帮助,最终也有利于丸红。

  《21世纪》:在1995年的世界500强榜单中,日本综合商社占据了全球十大企业中的六席。但近年来,日本综合商社在世界500强中的排名显著下降。这是否说明综合商社的模式正面临严峻挑战?

  平泽顺:这个跟世界500强的计算方法有关,难以给出明确回答。但是与1995年时相比较,5大综合商社(日商岩井后来重组为双日,难以比较)现在的利润金额都远远超过当时的水平。因此,将世界500强排名与综合商社模式关联起来讨论,我认为是不合适的。另外,随着中国经济的成长,还有许多中国公司上榜,同时,GAFA(Google、Amazon、Facebook、Apple)这些巨型平台企业的崛起,再加上整个世界经济环境的变化,商社排名相对有所下降也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但是,综合商社也随着时代发展不断在调整自身的商业模式。在2019年公布的中期经营战略中,丸红明确提出了“超越商社的现有框架,成为价值创造型企业集团”的愿景。具体分为三个领域,第一要继续充实保证现有收益的成熟业务,第二要战略提升成熟业务,第三要着眼未来爆发式成长的业务空白领域,建立新商业模式,开发成长型业务。为了实现我们的新战略,2019年4月公司成立了“新一代事业开发本部”,调集了100名骨干精英,不限商品的种类领域,构筑了追求爆发性成长的体制。另外,在地区战略方面,丸红原本就在全球开展业务,并没有公布所谓的重点地区。但是,这个新本部下面,还设有“亚洲事业部”,这个部门以中国及亚洲数量庞大的新兴中产阶级为目标客户。事实上,这也能说明中国正是重点市场之一。

  《21世纪》:作为全球主要粮商之一,丸红的大豆贸易占中国大豆进口量的15%至20%。2019年7月,丸红发表声明称,其美国子公司Columbia Grain Trading Inc(CGTI)将完全停止向中国客户销售大豆,但另一家美国子公司Gavilon Group将继续向中国出口大豆。总体而言,丸红的对华大豆业务受到了什么影响?

  平泽顺:因为贸易竞争加剧等影响,该业务的收益水平持续走低,CGTI于2019年7月24日决定不再新签大豆销售订单,但这一决定也只是停止了CGTI对华新供应大豆,在其他事业公司的运营和方针上并没有任何变化,将继续与中国的大豆贸易。预计2020年中国对美国大豆的需求将会提高。过去两年,尽管我们从美国对华供应的大豆有所下降,但来自巴西的大豆份额却有所上升,我们在巴西拥有一个港口谷物收储公司。

  今后,作为世界潮流,替代蛋白质的重要性越来越高,因此,我们期望在中国开展水产饲料等与替代蛋白质相关的业务。以牛肉为例,丸红在澳大利亚有食用牛养殖场Rangers Valley,在美国有很大的牛肉加工厂Creekstone,这两家公司的牛肉目前都已开始对华出口。另外,我希望今年日本和牛也可以恢复向中国出口。

  《21世纪》:近年来,中国经济增速有所放缓,劳动力成本不断上升。如何看待中国市场的投资前景?是否考虑把部分产业从中国转移出去?是否计划在某些行业增加在中国的投入?会采用怎样的投资策略?

  平泽顺:丸红不是厂商,劳动力成本的增加不会直接影响我们的业务。因此,基本不会有将业务转移到其他国家的想法。之前也提到了,中国的中产阶级数量大幅增加,生活水平也不断提高,在这个巨大的消费市场,我们能做些什么才是最重要的。我们要根据人们生活方式的变化,积极提供符合市场需要的产品和服务。具体来说,在衣、食、住方面,从提供高品质的商品、扩大海外进口、提供新服务的视点,加大对相关业务的投资。

  丸红在中国的重点战略,第一点就是我刚才介绍的,应对生活方式的变化。第二点是应对农业的变革和进化,提供农业解决方案。第三点是应对环境保护和能源政策的转换,塑料制品的替代、垃圾处理、土壤改良,以及应对能源政策的转换,主要以LNG相关业务(接收站、船舶加油)、EV、氢能为主。第四点是虽然不是对华直接投资,但我们会加强与中国企业在第三方市场的合作。在这方面,我们十分确信能发挥自身在海外的经验优势和强项。

  关于LNG业务,我们正在同澳门、大陆的企业一起推进珠海直湾岛LNG接收站并再气化项目。该项目近期规划模为一期500万吨液化天然气,二期追加500万吨达到1000万吨规模。远期有望达到2000万吨规模。一期总投资额将达 100 亿元以上。

  《21世纪》:当前,两国政府正在积极推动中日第三方市场合作。您对这个新的合作方向有什么评价?丸红可以在其中发挥哪些作用?丸红希望重点关注哪些领域或地区?

  平泽顺:2018年10月在北京召开的第一届中日第三方市场合作论坛上,两国共签订了52个合作备忘录,其中丸红签订了3个。在全体大会上,安倍首相在演讲中介绍了丸红与中石化合作的哈萨克斯坦阿特劳炼油厂现代化项目,称其为日中在海外成功合作的典范。随后,李克强总理和安倍首相来到了会场上阿特劳项目的展板前,由当时丸红集团的社长向两位介绍了项目情况。如前所说,丸红在中国的重大战略之一就是在第三方市场的合作,我们相信这也是最能发挥丸红经验和特长的领域。2018年签订的3个合作备忘录包括:与

  公司签订的成套EPC的合作、与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签订的在光伏发电领域的合作、与上海签订的医疗医药等大健康领域的合作。这3项是我们今后将继续加大投入的业务。另外,在成套设备和发电方面,丸红也能大力发挥在第三国积累的经验和特长,这是我们今后的重点工作。只要有可以发挥长处的地方,不论领域和范围,丸红都将与有实力的中国企业在第三国携手。

  《21世纪》:近年来,中国政府宣布了一系列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举措。在世界

  最新发布的《2020年营商环境报告》中,中国的排名大幅提升至全球第31位。您如何评价中国当前的营商环境?还有哪些改进空间?平泽顺:从我1986年参与中国业务开始,就亲历了中国营商环境不断完善的全过程。我也为自己是这一段历史的见证人感到自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社会基础设施不断完善。毫不夸张地说,如此高效和完备的社会基础设施资源,正是中国吸引外资的主要魅力之一。就外商在中国国内新设企业或在国内并购既有的企业或项目而言,在制度层面,中国经历了从项目审批制到备案制的根本性转变。由此,外商除“负面清单”以外,可以完全享受国民待遇,外商投资中国基本上已不存在任何重大的障碍和壁垒。

  企业的经营离不开资金的保障。直接融资比例较低,是包括外资企业在内的所有中国企业面临的共同课题。而在间接融资方面,外资企业相对中小型内资企业具有一定优势,更容易从

  获得贷款。不过,有时受制于政府或央行的宏观经济调控政策,商业不得不压缩总体的信贷规模,从而影响到对外资企业的贷款等正常的融资业务。希望政府在出台宏观经济政策时,也能够考虑外资企业的处境。在劳动力市场方面,无论是劳动力的数量还是素质,中国都具有其他发展中国家所没有的优势。不过,随着中国整体经济水平和生活质量的不断提高,劳动力成本上升的问题也日益显现。要解决好这个问题,需要中央政府从推动整个中国产业结构升级的角度出发,全国通盘考虑,以“雁行渐进”的模式,从沿海到内地,引导各类产业由低到高,渐进转移升级,从根本上减缓劳动力成本上升对中国投资和营商环境的影响。

  平泽顺:对《外商投资法》,我尤其看好“赋予外资企业国民待遇”和“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的相关规定。能否赋予外资企业国民待遇,是衡量一个国家投资和营商环境的最重要标准之一,也是外资企业投资该国并决定长期经营前必须首先考虑的最关键问题。

  同时,如果能够切实落实好“知识产权保护”问题,我相信外资企业会更积极地将自有技术引入中国,推进在中国的现地生产。这将有助于整体上提高“中国制造”的水平,最终实现合作共赢。

  • 上一篇:卓尔智联携手丸红株式会社、GeTS 加码新加坡数字银行建设
  • 下一篇:日本住友商事株式会社常务执行董事做客南开冠名课程

    最新文章

  • 日本住友商事株式会社常务执行董
  • 专访丸红株式会社执行董事、中国
  • 卓尔智联携手丸红株式会社、GeTS
  • 沈阳:85岁老人手真巧 废品做出
  • 走马灯能转动的原理是什么?为什
  • 联想N485-EON(H)
  • eon是什么牌子
  • 海南日报数字报刊
  • 独家:日资百货吉之岛在华拓张盘
  • 日本恐怖电影《走马灯株式会社》
  • 随机推荐

  • eon是什么牌子
  • 日本永旺集团
  • 走马灯能转动的原理是什么?为什
  • 天才编剧超悬疑恐怖片《走马灯株
  • 专访丸红株式会社执行董事、中国
  • 独家:日资百货吉之岛在华拓张盘
  • 联想N485-EON(H)
  • 日本恐怖电影《走马灯株式会社》
  • 海南日报数字报刊
  • 《走马灯株式会
  • 热门点击

  • 联想N485-EON(H)
  • 走马灯株式会社
  • 日本恐怖电影《走马灯株式会社》
  • 掌门人走马灯“闪辞” 水井坊的
  • “株式会社”是什么意思
  • 日本永旺集团
  • 独家:日资百货吉之岛在华拓张盘
  • 专访丸红株式会社执行董事、中国
  • 重磅丨华秋与日本东芝电子元件及
  • 海南日报数字报刊